哈佛新校长:母亲差点死于集中营,这个犹太难民之子如何在苦难中逆袭了人生... ...

日期:2017-03-03 09:39:13 作者:朱鞋胂 阅读:

在美国人的观念里,上任“100天”经常被视作考验新领导人的关键时间节点 对哈佛大学新上任的校长Lawrence S. Bacow来说,前不久,他刚刚度过了上任以来的第一百天 在Bacow校长位于马萨诸塞州的办公室里,租来的家具凌乱地摆放着,墙壁上破旧的墙纸显得斑驳不平,连照片也还没有来得及装进相框挂起来这个空间仍在适应新到来的主人,但Bacow的举止表明,他对这里的一切已越来越熟悉 作为移民后裔成长起来的Bacow拥有三张哈佛证书(JD :法学博士,MPP :公共政策硕士和PhD学位),又通过个人努力进入美国主流的上层精英社会,成为赢得了高等教育信任的哈佛新校长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Bacow放弃了熟悉的生活步调,并积极适应新的身份,寻找新的挑战和新的机遇他将自己的学术研究重点放在了关注高等教育面临的问题上,大力呼吁提倡高等教育、学习校园中复杂的运作机制、以各种各样的方式与新生打成一片…… 然而对Bacow来说,眼下并不是一帆风顺 在哈佛校园外,哈佛歧视亚裔事件正闹得沸沸扬扬,连美国司法部也涉入,展开调查(相关阅读:哈佛歧视亚裔案曝新证据!常常人都没见,直接给黄皮肤最低分);此外,哈佛大学所倡导的包容、多元的高等教育价值观,也与美国当前的政治环境趋势相悖 与此同时,美国高等教育体系也遭受着巨大的挑战,人们开始质疑送孩子上大学的价值,质疑高等教育是否值得支持,甚至质疑大学是否对国家长远发展有益……种种疑虑,让高等教育的下一个十年似乎变得岌岌可危 重重困境下,Lawrence S. Bacow在这一百天里,到底是如何应对的呢 父亲差点死于大屠杀,母亲差点死于集中营 现年66岁的Bacow,出生于密歇根州庞蒂亚克(Pontiac, Michigan)一个蓝领聚集的小镇作为犹太后裔的他,父亲是童年时期从东欧大屠杀中逃离的难民,母亲则是奥斯维辛集中营少数的幸存者之一 虽然历经了黑暗的过去,但Bacow的家人从没有被生活的苦涩压垮,他们几乎是一无所有地来到美国,通过一番打拼,最终在美国定居,每天勤勤恳恳地工作,全心全意地培养自己的儿女 小学时期的Bacow 众所周知,犹太家庭极其重视子女的教育,这一点在Bacow的成长中也不例外在教育这件事上,Bacow的父亲并没有说太多,而是选择身体力行他白天工作,晚上在夜校读书,承担养家糊口的重担,同时完成了韦恩州立大学(Wayne State University)的学业 常言道“勤奋的父母不会有懒散的孩子”,以身作则的方式带给了Bacow极大的影响 回忆起自己的童年,Bacow形容自己是一个“书呆子”、“狂热的无线电爱好者”,除了逛科技博览会、组装业余收音机,他把高中大多数空余时间都用在阅读《Popular Science(大众科学)》《Scientific American(科学美国人)》等各类科技刊物上 高中时期的Bacow 而在学业之外,家人更希望Bacow拥有良好的品性从小到大,这位来自白俄罗斯的父亲就向儿子强调,要做一个诚实而正直的人 高中毕业后,Bacow考入麻省理工学院(MIT)攻读经济学,又以优等生身份继续到哈佛大学进修研究生,并先后获得法律博士、公共政策硕士和博士学位 1976年Bacow拿到哈佛法学院博士学位时, 与新婚妻子的合影 博士毕业后,Bacow回到母校MIT担任教职工作24年里,他围绕环境政策、 谈判 、经济、交叉法律与公共政策等领域,从一名普通的教师成长为讲座教授1995年至1997年,Bacow首次担任学校高级管理人员,并在1998年被任命为麻省理工学院的校长 2001年,Bacow离开MIT成为塔夫茨大学(Tufts)的第12任校长,并且一当就是十年在2011年从塔夫茨大学辞职后,Bacow加入了哈佛大学董事会,担任肯尼迪学院领导力中心负责人,参与指导哈佛大学的日常工作和举措 2018年2月11日,Lawrence S. Bacow从700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当选为哈佛大学第29任校长,并于7月1日接替前任校长Drew Faust上任 Drew Faust Bacow数十年的校园教职生涯,让他深刻地明白教育对于改变命运以及平等、尊重每一个受教育者的重要性,即教育是突破阶层的有力工具 每到动情之处,Bacow就会拿出自己的移民背景,讲述那些如他的父母一般,翻越千山万水来到美国东西海岸寻求自由和机会,为自己和下一代更美好的生活不懈奋斗的人们尽管存在巨大的风险,但许多人仍然在继续着这一旅程 也正因为自己的亲身经历,Bacow始终对高等教育的使命充满了热情,他坚定地捍卫着高等教育及其对美国梦的贡献,并强调高等教育为社会经济阶层所创造的机会和工作 人确实生而平等,但遗憾的是机会并不如此我们必须确保高等教育仍然如我这一代,和我父母这一代一样,成为寒门打破阶层固化的进身之阶 在2018年10月6日下午,在Bacow的就职仪式上,他自豪地以哈佛校园中的新生为例进行说明: “今年哈佛的大一新生里,有268名学生都是自己家族中第一个上大学的人” 在Bacow看来,这些人就如同曾经考入MIT的自己,不仅承载了整个家族的希望,也迈出了个人生命中突破阶层的第一步 教育丰富了人性,让我们变得更包容 在哈佛校园,“追求真理、坚定不移地追求卓越以及追求机会”一直是哈佛人一以贯之的宗旨然而在特朗普上台以来,包括哈佛在内的美国各大校园,或多或少都遇到了因言论自由、移民、多元化和包容性而引发的争议 面对着“高等教育的下一个十年可能会变得岌岌可危”的预言,Bacow仍然对大学教育保持着期许 大学的教育不仅仅为学生提供一系列知识,还可以扩展他们的人性通过教育,学生们学会了欣赏艺术、社会和自然的美好,教育帮助他们过上真正值得过的生活 大学最根本的,是用人类积累起来的文化成果,传递智慧于世代,育德更育人,不断对社会变革进行分析,运用自己的批判和前瞻能力引导社会发展,促进人类与时俱进,日新月异 Bacow在强调大学教育意义的同时,也在演讲中向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发起了喊话 在哈佛,超过三分之一的教师出生于其他国家2000年以来,三分之一的美国籍诺贝尔奖获得者也出生于其他国家除此之外,在美国,超过40%的500强企业是由移民或其子女创立……也有相当多的国际学生尽一切可能选择留在这里我们应该拥抱这些非凡的人,而不是拒绝他们 特朗普上台后,以各种方式执行移民紧缩政策 如何善待我们中间最弱势的人,这也是衡量社会是否公平的一个标准除了善良之外,我们也必须要考虑这个现实:如果不能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学生和学者来到美国,这将大大削弱美国的知识和经济领导力 Bacow引述用神学家Reinhold Niebuhr的话来说,“智者在对手的错误中寻找真理,在自己的真理中寻找错误” 如果国家要更加强大,就需要更包容,并吸引更多的人才;如果我们要让自己成为更加优秀的人,就要接受更丰富的观点,包容不同的声音 从教多年,Bacow表达了对于一名教育工作者应尽职责的看法:“我们需要教学生迅速地理解,但不要过早地妄下评论这也是我们应该让孩子学会的!” 通过挑战和被挑战,来完善自己的思考和认知,教育让我们加速这一过程但是对于认知结果,我们不能过早地下判断,提前给出结论一旦看到和自己的观点不一样的情形,我们不应该群起而攻之,固执己见,不包容,即便有所不同,我们也应当采取开放的态度,在批评他人前,先审视自己的观点 在一个拥有不同种族、文化的国家,这些指导理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重要我们不应该回避,更不应该感到抱歉,通过教学、奖学金和承诺以使世界变得更好,这是正确的;承诺追求真理、追求卓越、为所有人提供机会,这也是正确的我们应该始终认识到,在几十年和几个世纪里,尽管我们在实现这些理想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我们仍然可以学到更多、可以贡献更多、可以做得更好 大学四年,210000小时,请与这三类人同行 而在大学教育这个深刻而严肃的话题之外,Bacow则给了哈佛新生们最大的温柔 作为一个在哈佛获得三门学位证书的哈佛人,Bacow用自身经历鼓励每一位到来的新生,建议他们用开放包容的心态去接触周围的一切,了解同学,请教老师,追求知识,以及探索校园外的世界 在今年9月的新生演讲上,Bacow向学生们提出了三个建议 首先,Bacow建议新生们要多了解身边的人Bacow说,“不要以貌取人”是他获得的最好的建议之一在哈佛,没有人是完美的,每个人都“经历过绝望和希望,失败和胜利,失去和爱你在这里遇到的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些东西,都会丰富这个特殊的群体 Bacow建议新生们探索自己的方法,花时间去了解别人“不要只是和你的同学们倾诉,而应倾听他们,向他们学习你们要认识到,在任何情况下,无论是经济上的、社交上的或是其他什么,都有其复杂之处” Bacow说,“突破自己的认知去理解世界是一项充满挑战性的工作,拥抱它,接受它,你会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第二,他建议新生们花时间去了解他们的老师,这里Bacow举了自己大学时代经济学教授的例子当年,Bacow带着问题去请教自己的老师,他们花了很长的时间讨论了博弈论博弈论在当时还是一个新兴的领域,后来变成了一门课,而这门课改变了Bacow的一生 Bacow表示,找教授这件事,是他在读大学时做出的最好决定之一因此,他建议学生们至少结识一位老师,并且能和这位老师在接下来的人生中保持联系 第三,Bacow建议新生们善待那些爱他们的人,尤其是父母“你们离家来到大学,对他们来说也是一次巨大的调整他们现在要适应你不在家里的生活状态所以你要做些什么来表达感激,你可以给父母打电话,问问他们过得怎样” 这个经历了几个世纪的美丽校园,之所以长久地存在,不是因为它伟大,而是因为它美好,它不是一个地点,而是一个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