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铁“日本师傅”败落,带来一个重大启示

日期:2017-05-11 13:34:10 作者:褚夯烛 阅读:

◆不是师傅变弱了,而是徒弟变强了   提起川崎重工,熟悉的人不多;但要说到日本新干线,很多国人就知道了这条世界最早的高铁,列车就是由川崎重工制造的 川崎重工的高铁技术确实厉害中国高铁最早引进的外国技术中,就有川崎重工 然而,就在最近,日本川崎重工却表示,或将退出铁路车辆业务 这位中国高铁的“日本师傅”,因何而败 1 高铁技术,大国重器 2000年以前,这一技术只有法国、日本和德国掌握 日本是高速铁路的先驱1964年,日本就建成开通了世界上第一条高铁,连结东京与新大阪,这就是新干线 (日本新干线) 新干线列车由川崎重工制造,川崎重工也成为与德国西门子、法国阿尔斯通、加拿大庞巴迪并驾齐驱的高铁技术“四大巨头” 2000年代初,中国准备引进外国技术,建设高铁最初心仪的,是德国西门子技术西门子得知后坐地起价,狮子大开口:每列原型车价格3.5亿元人民币,技术转让费3.9亿欧元 由于报价与预算相差实在太大,中国只能暂停与西门子的谈判,退而求其次寻找其他合作伙伴 经过多轮谈判,川崎重工同意把250公里以下的高速铁路技术转让给中国 (川崎重工与中国达成合作) 戏剧性的是,看到中国与川崎重工合作,西门子开始担心市场被日本独占,便主动降低报价,与中国签订了协议 2004年前后,中国北车长春客车股份、唐山客车公司、南车青岛四方、先后从加拿大庞巴迪、日本川崎重工、法国阿尔斯通和德国西门子引进技术,联合设计生产高速动车组 (四大巨头与中国合作) 川崎重工正是中国高铁的四位“师傅”之一 2 然而,这位“日本师傅”的近况,不容乐观 10月30日,日本川崎重工举行2018财年中期财报发布会财报显示,川崎重工销售额下滑3%,去年同期盈利还有108亿日元,今年亏损了35亿日元 (亏损严重) 曾经的王牌业务铁路车辆,更是惨不忍睹川崎重工社长已经表示,如果无法挽救,将考虑退出铁路车辆业务 川崎重工深陷今日之窘境,并非偶然 2017年,川崎重工爆出了“新干线列车裂纹丑闻”日本东海道山阳新干线“希望号”列车的底盘车架发生裂纹,险些酿成大祸 (媒体报道) 调查发现,这些车架由川崎重工制造之所以发生裂纹,是因为川崎重工削薄转向架外框钢材,导致转向架本身强度不够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8年5月,川崎重工交付给华盛顿都市交通管理局的车辆,又爆出焊料、布线、连接器处理等问题 铁路车辆业务是川崎重工的王牌,却接连出现失误,损害了品牌形象,也对业务产生了重大影响 后院起火,院外的世界也不平静 激烈竞争下,各大巨头纷纷合纵连横,壮大自身实力—— 中国北车与中国南车合并,同仇敌忾; 日立收购了意大利轨交设备公司Ansaldo Breda以及铁路信号公司Ansaldo STS,弥补短板; 西门子交通部分并入阿尔斯通,强强联合 (新闻报道) 唯独川崎重工成了“孤家寡人”,不仅要面对国内对手日立的竞争,还要遭受国际巨头围攻 川崎重工业务下降,也就不足为奇了 3 中国高铁,也开始挑战川崎重工 2013年,中国承办了土耳其、俄罗斯等多个国家的高铁项目,2014年又拿下了印尼高铁价值55亿美元的大单 (中日争夺印尼高铁项目) 接下来,中国和日本又围绕着东南亚展开交锋先是日本战胜中国,抢到了印度首条高铁建设项目随后,中国强势逆袭,拿下中泰高铁项目 短短几年,中国高铁已经可以与日本新干线一较高下,背后是创造的数个“世界之最”—— 轮轨试验时速最高速度——605km/h 世界铁路运营最高速度——486.1km/h 世界首条新建高寒高铁——哈大高铁 世界单条运营里程最长高铁——京广高铁 世界上一次性建成里程最长的高铁——兰新高铁 世界等级最高的高铁——京沪高铁 不是师傅变弱了,而是徒弟变强了 4 1978年10月22日,邓小平第一次访问日本,乘坐日本光号新干线 有人问小平同志有什么感觉,他说:“就感觉到,有催人跑的意思,所以我们现在正适合坐这样的车” (邓小平乘坐新干线) 2017年6月5日,正在中国访问的美国加州州长布朗,乘坐中国高铁 (布朗乘坐中国高铁) 他说:“这列高铁看起来很不错,车很棒” 2004年,中国以日本为师,引进川崎重工的技术,从零开始学习 14年后的今天,中国的高铁运营总里程接近3万公里,位居世界第一 (中国高铁“复兴号”) 川崎重工带来一个重大启示:在科学技术竞争中,没有什么师傅与徒弟,只有领先者与追赶者 愿中国在追赶的道路上,如高铁一般,